乌有之乡谈乌有之罪

什么是道德?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道德,中国过去几千年,儒家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、在家从夫夫不在从子等等,就是主流道德。过去几十年,听话当镙丝钉,为领导而牺牲奉献就是道德。这些道德还要吗?今天有今天的道德,老子说:“以今之道,御今之有。”今天的人,要用今天的道来驾驭今天的世界。我看道德应有三个基点,一个基点是生产的道德,这是最核心的,经济发展是最大的道德,不生产不贡献者何来道德优越感?能否创造知识,能否创造财富,能否创造就业,能否创造税收,这些才应该是衡量道德的善恶是非的核心标准。第二个基点是公平分配的道德,分配的道德就应该是按贡献取酬,过去叫按劳分配。总不能说你干活比别人差,水平比别人差,你还是与别人拿同样多的收益吧。真这样做,这就是懒汉无懒哲学,是另一种形式的不公平。第三个基点是慈善的道德。因各种原因生产能力弱的人,因各种原因失去生产能力的,应享有生存的保障。一个社会,不能让人饿死冻死。生产者交税来养政府,其中一个任务,就是委托政府把交来的税收的一部分转移给贫困的家庭贫困的人。在这个意义上,上税就等于承担一种慈善的道德。现在税收都快达到4万亿了,为什么还有人饥寒交迫,责任在转移支付不够,责任在用于转移支付的税收的比例太低。这个责任在谁呢?低收入家庭的福利和社会保障问题,就在税收的分配环节上。我劝那些天天叫着要追究和清算企业“原罪”的人,如果你们真想中国社会和谐进步,如果你们真关心贫困家庭的生活保障问题,先清理一下税收,让更大比例的税收分配到穷人头上来。有这么大的税收量,中国不应该有人饿死冻死,不应该有人上不起学,不应该缺少基本的医疗保障的。分配不公的根源,不在企业界内部,而在公共领域,在税收收支缺少民主,缺少民主公共财政。

2006年11月10日,高辉清等三人在《改革内参》发表《2004年我国租金价值5万多亿》一文,认为由于资金、土地、劳动力等要素大体是由行政力量决定和配置,由此形成了市场配置体系与行政配置体系的双轨,形成了巨大的租金空间。该文对进出口许可证差价、土地差价,资金差价等项目的租金空间进行了核算,结论是利率差为6526.9亿元,地价差为5285亿元,垄断行业租金2125亿元,国有企业应当未交税金3717.7亿元等。全部租金为56952.9亿元,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现价比重的35.64%,相当于1.8个财政。这什么意思?这是说,2004年,有5万多亿元的特权收益,被各部盖红章给盖了分了,这笔钱没有进入国库,而被垄断官商利益集团给分了。这就是每年“不公平的化公为私”的大体资金数目。国有垄断企业及围绕它们的私利群体,是吞食全民财富的最大的黑洞。

吴思先生说的“暴力者集团”控制了“生产者集团”,这就是中国社会的最大痛处。翻翻中国的古代正史,二十四史,你能看到多少生产者的踪影?你能看到的,就是抢劫者,不是朝廷的抢劫者,就是绿林的抢劫者。社会财富的生产者,社会的真正支撑者,正史都不记载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化传统?

其实,人类任何一个历史阶段,任何一个国家,都处于等级社会之中。人不能仅靠自己活着,人要组织起来才能从事生产或者战争。而组织就必然需要领导级别,所以在这个意义上,任何社会都是有等级的。没有等级,组织就无法运行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